小花正在玩命加载...
艺术家
张贺
北京市   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
www.yishuvip.com/zhanghe
艺术家指数
79
专业
90
投资
83
展览
80
教育
80
喜爱
58
作品集
红咖专访

小鹿头像

树脂 / 10x44x10cm/ 2016年

¥ 2000

5人喜欢

等待

铸铜 / 13x33x12cm/ 2017年

¥ 12000

4人喜欢

赛万提斯的第一桶金

铸铜 / 22x52x19cm/ 2017年

¥ 13500

0人喜欢

“我对作品更注重的是有趣,不会特别在意艺术史,我只是自然而然的做自己感兴趣的事,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写作,但是总有感觉需要释放,基于这种形式创作让我感觉很有快感”。
艺术小红花|张贺:会写小说的资深漫迷
2017-05-26 艺术小红花

张贺照片.jpg

张贺


资深漫迷

创作小说

我以为采访了一位假的艺术家


首先看到的,不是他的作品,而是他堆满柜子的漫画书和占满柜子整一层的模型雕塑。

柜子的旁边放着一块白板,白板上写着各种名字和画着各种连线。

“这是我的故事板,为了理清思路用的,这个板子其实是我写东西的秘密。”一不下心又知道了别人的秘密,但是小编是有职业操守的,打死也不说。

002.jpg

张贺,一位年轻的80后艺术家,他从小就喜欢艺术,1997年开始学习画画,后因对雕塑很感兴趣,2004年开始学习雕塑,与雕塑的艺术碰撞让他感到很兴奋,很多想法得到了释放。


003.jpg

《他》,铸铜着色,32×32×82cm,2015

004.jpg

《我的理想曾经是登上月球》,青铜着色,82×30×23cm,2016

005.jpg

《路口》,青铜着色,92×23×49cm,2016

006.jpg

《启程》,铸铜着色,40×35×71cm,2015


“在艺术的道路上,要感谢的和对我很重要的人有很多,包括我的父母,亦师亦友的邱启敬老师,但最感谢的人还是我的爱人,她为我牺牲很多。”我能看到他眼里满满的爱意和歉意。


007.jpg

张贺与妻子


张贺的妻子也是一位雕塑艺术家,两人的爱情开始于大学校园(实力虐狗),婚后妻子慢慢的减少创作照顾家庭。就在去年,两人的爱情结晶诞生了,宝宝的诞生不仅让两人的生活发生巨变,身份的转变(资深漫迷升级超级奶爸)也让张贺的创作理念发生改变。


008.jpg

《塞万提斯的第壹桶金》,青铜着色,52×19×22cm,2017


009.jpg

《等待》,青铜着色,33×12×13cm,2017


010.jpg

《两人一城》,青铜着色,44×15×16cm,2017


“我的新系列作品是用小说阐述的,小说还没写完,大概的内容就是写父子感情。这个系列可以说是六个月大的儿子帮我一起创作的,最初我构思利用小说的方法结合雕塑创作这一系列作品,一个家庭新成员的降生让我捋清了思路,对作品有了更成熟的把握。孩子让我比以前成熟,我想陆续出现的雕塑作品(小说中的人或事)都会伴随着他的成长陆续出现吧。至于作品中父与子的关系为什么并非血亲,我想在并没有血亲情况下的亲子关系更微妙也更突出更富有戏剧性。”张贺一边说着一边不时的看着宝宝。


可爱的小宝宝要不要看?满足你

011.jpg

张贺的儿子


除了作品和可爱的小宝宝,它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

这只大家伙趴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

012.jpg

小蓬


“小蓬是我和妻子在10年前收养的,当时是个很瘦弱的小野猫。”看着面前的小蓬,我实在没办法想象它10年前瘦弱的样子。

张贺和妻子收养过很多流浪猫,看着小蓬,张贺短暂沉默。

“曾经有一只陪伴我9年的猫,叫小虎,在去年走了。”我看到他眼底深深的思念。

“很庆幸的在他身体圆润健康的时候做了他的雕塑。”

013.jpg

《我们只有彼此》,铸铜着色,40×30×10cm,2013


张贺创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漫画了,聊到漫画,他身体立刻转换了一个方向面对我,“我最喜欢的漫画是手冢治虫短篇集,手冢治虫在我心目中跟电影导演希区柯克的地位一样高,他把文学和漫画很好的结合到一起,作为一个医学博士,他的头脑够用,但我就没那么聪明了,只有崇拜的份”。他满眼崇拜的看着我,仿佛现在手冢治虫就在面前。


他说创作灵感和漫画其实没什么联系,我想他并没有特意的去从漫画里面找寻灵感,只是简单的喜欢,不想勉强的赋予意义。


014.jpg

“我对作品更注重的是有趣,不会特别在意艺术史,我只是自然而然的做自己感兴趣的事,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写作,但是总有感觉需要释放,基于这种形式创作让我感觉很有快感”。

自然而然的抒发,随心创作才是最好的灵感,不需要刻意寻找,也不需要复制灵感。


期待这位资深漫迷,会写小说的雕塑艺术家张贺的新作品。


已经到底了